Graduate Promotion

Lilian Fung, APDHA (畢業年份: 2000年)

(譯本)

您好! 我畢業於2000年,為期兩年的兼讀制整全香薰治療文憑課程改變了我的一生。

它啟示了我的人生及事業路向。感謝Christine Saunders匯集了全港最好的導師,為我們打造最佳的香薰治療課程。所有導師都很出色,實非言辭所能表達。他們是業界最優秀的團隊,坊間其他的美容/整全課程不能與之比擬。我在課程中獲得的知識,成為我日後發展自然療法事業的基礎。我的專業由行政人員轉而成為水療顧問。生命是奇妙及優美的,當我們捉到天上的星星,它會指引我們到達目的地。

Maria-Carmen Vaz de Lock, MAR, APDHA, MIFPA, Reiki Master/Teacher
(畢業年份: 2000年)

(譯本)

我是Maria-Carmen Lock,於10年前畢業,屬APA的首批畢業生。Christine Saunders及其他APA 優秀的導師對我的生命影響深遠。我當初學習香薰治療只是以自己及家人的應用為目的,直至今日,我的家人仍然是我的「固定顧客」,因為在日常生活中總有需要香薰精油的時刻!

這激勵我持續學習,並成為反射治療師及靈氣大師。透過整合不同的技巧,我幫助客人舒緩症狀及達致平衡。

我曾返回英國短暫居住,並有幸成為Cancerkin治療團隊的其中一員。Cancerkin屬慈善團體,負責為倫敦一所著名醫院裡的乳癌病人提供支援,而醫院認可的輔助治療包括我上述所提及的療法。目睹那麼多「病人」在接受我們的治療後,身心都得到舒緩、自我感覺良好,那實在是很有意義的回報。

APA教授的不止是學術知識,亦有作為一個優秀的治療師所需具備的技巧,包括聆聽、感受和直覺,這些都是有效治療所不可或缺的。我仍然在不斷學習中…亦經常期待參加Christine Saunders的每月分享會,與其他APA的畢業同學分享經驗。「生命是一次旅程」,我很欣喜能踏上這條路。–為您們獻上愛及祝福!

Annemiek Burger, APDHA (畢業年份: 2000年)

(譯本)

猶記得1999年第一天在APA下課後,那股激盪和滿足的感覺;在11年後的今天,作為私人執業香薰治療師,當我完成一整天的工作後,往昔那種感覺依然縈迴盪漾。認識香薰精油的藝術實在是生命中的一份恩賜!

Yamamoto Masami, APDHA (畢業年份: 2001年)

(譯本)

透過APA我體驗了生命中很多事情。
我很喜歡返回APA,而在APA認識的朋友亦是我的寶藏之一。

Angelika Klotz, APDHA (畢業年份: 2001年)

(譯本)

雖然我獲取整全香薰治療文憑距今已近十年,但我對昔日在Asia-Pacific Aromatherapy所接受的優質教育,仍然印象深刻。不僅因為Christine Saunders是一位竭誠投入的校長,她時刻確保我們有機會獲悉有關全人健康及保健的最新發展趨勢;而其他的導師,無論是教授中醫哲理、香薰油化學、按摩或商業觸覺的,亦是充滿熱誠的教學團隊。APA的課程涵蓋廣泛,這不單使我可以在考試時進行出色的按摩及挑選最合適的精油;而當我於2001年獲取文憑後,我感到自己已有足夠的信心和準備去開設自己的診療中心。

就是這樣,當我在香港居住期間,我很繁忙地投入自己小本經營的香薰治療工作;而當我於2006年移居奧克蘭時,我亦得以順利轉移。

我很感謝Asia-Pacific Aromatherapy,它不單引領我進入香薰精油的芳香世界,亦廣闊了我的思維去認識另類醫療的無盡可能。我們在課堂中有機會學習觸康健、反射治療及震動醫療,這令我覺察到有不同的取向去達致健康療癒。自獲取文憑後,我繼續進修有關知識,分別考獲色光穴位治療(Esogetic Medicine)及Advanced BodyTalk的文憑,亦學習針灸、觸康健、芳香肌動學、淋巴引流、運動按摩及頭部按摩、反射治療及顱骶治療。透過情緒釋放治療及Psych-K,加上我是靈氣治療師,我能整合不同的技巧為客人提供治療。

我當初報讀APA課程,旨在成為一位成功的香薰治療師,而我現在的成就比預期更多。我的熱忱是為任何願意接受另類療法的人達致健康及療癒。現在我比任何時刻更清楚知道,我的成功、熱忱及能力均有賴香港這所優秀的學校Asia-Pacific Aromatherapy所賜。

Susanna So, APDHA, MIFPA (畢業年份: 2005)

2005年9月畢業至今,依然不斷努力學習和探索。

香薰治療涵蓋廣泛,使用方法亦相當個人化,每位芳療師都會有自己獨特的心得。

APA卻為這個歷程的開始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基礎和正確的方向,令我在這條道路上走得滿有信心和省力。

Susan Kwok, APDHA (畢業年份: 2008年)

(譯本)

我有幸能透過整全香薰治療文憑課程在APA體驗整全治療之旅。對我而言,學習的過程促進了我的個人成長及整體健康,並使我從一些徵狀如枯竭、壓力、焦慮及抑鬱中恢復過來。

我藉此感謝所有APA出色的導師、同學及朋友們,他們建構出一個充滿愛的療癒平台,鼓勵我重新發現真正的我,並燃亮我的熱誠。今天,我找到向前邁進的勇氣,並協助輔引他人在其整全療癒旅程中,重新發現追求內在平安和愉悅的熱忱。

徐韻嵐, APDHA (畢業年份: 2006年)

2006年11月16日,我拿着畢業証書時,實在滿心歡喜。經過兩年來不斷努力,我終於成為一名具國際認可資格的香薰治療師。

還記得這兩年中,每星期上課、學習、温書、考試、實習‥等,已成為一種難忘及美好的時刻。記得校長Christine Saunders說過,我們這班同學是歷年來最活潑好學的一群,男生三名、女生十一名,也是開學歷年來最多人數的一班,實在好不熱鬧。

上按摩課堂或Joan Ma課堂是最高興及最有互動性的。除Joan Ma外,教按摩課堂的Roy 老師及Cherry老師、教授病理學/解剖學/生理學/商業觸覺及香薰精油藥理學的全體老師也是我們很喜愛的,當然還有校長Christine Saunders來參與上課時,即成為我們的興奮劑。

學習過程中有開心、困難,但我卻能一一慢慢完成,我也為自己感到驕傲。

在眾多個科目中,對我來說最困難的莫過於是香薰精油化學,因本身是文科出身,所以對化學一詞非常陌生,由全無概念至考試途中,我得了情緒病。同時,我亦親身體會及感受到, 香薰治療在這段期間如何協助我走過難關。我為了返回平衡狀態,只不過接受了兩次整全香薰治療,我的身、心、靈即時回復過來,繼續勇敢地面對及完成所有有關科目。

在APA所學到的,現在已用於日常生活當中,例如洗臉、洗澡、洗頭髮、感冒不適、燙傷、燒傷、面霜、眼霜、手霜等,總之與日常生活有關的家居產品、用品已離不開與天然的香薰有關了。

我現在是一位整全香薰治療師、美容治療師及瑜伽導師。我專注將香薰用於各項與皮膚、美容有關的冶療工作上,針對客人不同皮膚與需要,調配出適合之個人香薰護膚產品。

Polly Ip, APDHA (畢業年份: 2008年)

我對香薰油的認識始於2003年,當時我6歲兒子的鼻敏感相當嚴重,同學介紹我用市面含酒精的”香薰油”,這好像減輕了他的鼻敏感徵狀。同年底,我弟弟從澳洲送來一盒共15枝的真正香薰精油給我,令我對精油世界有進一步的認識。

2004年,另一同學從書展帶給我APA的環保袋,自此我掉進APA的世界裹。這亦開啓了我對人生的另一種體會,對人亦多一份寬容。

在這所學校裡,我認識了一群好同學。在日常的課堂中,因著導師對某一種香薰精油的介紹,又或上Joan Ma的課堂,我們心底裹的秘密像洋蔥一樣逐層逐層被打開;當我們上按摩堂時,我們的肩膀、四肢、背部甚至乎最隱閉的臀部及腳底都被每一位同學觸摸過,經過這樣的坦誠相對,大家自然由好同學變成好朋友呢! 還有教導我們解剖學及中醫學的Charity, 她為我打開了自然療法的眼界,與我們亦師亦友,還有她對其病人的關愛,令我感動。

於我而言,香薰精油的運用博學而精深,同一款精油運用在不同人的身上未必有相同的效果,它是一種有能量的油,有時不會即時給予一個我想要的效果,令人迷惘,但卻正正是這個時候,要試驗我對它的信心。當家人傷風感冒又或肚瀉之際,不肯看醫生卻嚷著需要我的幫助,這就證明家人已相信香薰精油的效用!

最後,我想說APA是一所我愛的學校,從他們所舉辦的課程便知道他們的願景。作為一個APA人,我很希望他們能將香薰精油的正確知識和使用者的態度傳揚開去,並且能幫助有需要的人達致身、心、靈都健康快樂。

Kyle Sun, APDHA (畢業年份: 2008年)

記得最初選擇報讀此課程時曾感到猶疑,因為這是一間近乎零宣傳及很低調的香薰治療訓練學校。懷著忐忑的心情,抱著不知道那裡是好是壞的懷疑態度數次查詢,及至參觀開放日後,我感到這所學校對香薰治療是很認真的,沒有討厭的推銷員硬銷課程,也沒有浮誇的職員吹噓學校的歷史。

至於課程方面,也是我最關注的一部份,結果不但沒有令我失望,某些課堂所教授的東西比我預期的更多。例如:在按摩課堂內學到很正確的專業按摩治療手法,而治療手法之多更令我大開眼界。又例如上香薰藥理課時除了學到很多市面不常見的香薰精油的應用外,也讓我知道香薰精油不但可以從西方角度去治療,還可以以中醫和五行的角度去配合,真的獲益良多!

我相信從APA所得到的,無論知識或是經驗,對我來說是一生受用。讀完整個課程後,

我覺得對自己身心的了解比從前更多。這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整全香薰治療課程。

如果要我簡單形容APA,我會想到”實而不華”— 她確是一間實而不華的香薰治療訓練學校。

Henry Chung, APDHA (畢業年份: 2009年)

我是個十分喜歡自然健康的人,經常留意一些天然產品及能改善身體健康的方法。幾年前閱讀一些書本,認識了香薰,提及在數千年前的古埃及、印度、中國,以至本世紀醫學與科學,都有研究使用香薰,透過呼吸或皮膚滲透到身體各器官,激發身體的自癒能力,達到情緒平衡,壓力舒緩等………我深感興趣,而朋友亦鼓勵我報讀 APA香薰治療文憑課程。

完成課程後,我對香薰及自然療法有較深認識,例如:香薰精油的芳香分子如何透過呼吸或外用發揮不同的治療保健功效、如何與別人溝通、甚至建立香薰治療事業。

畢業後經常利用由課程所學到的香薰知識幫助改善身體健康,為自己及別人調配潤膚產品、 按摩治療;亦製作了一些天然手工皂出售,效果相當不錯。香薰精油給我帶來健康、樂趣和額外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