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普羅旺斯大師的分享

11月初,香港天氣尚暖,Asia-Pacific Aromatherapy 迎來了一位香薰界大師級人物,Rhiannon Lewis。Rhiannon是國際香薰治癒界極富聲望的學者,這次來港為本地的治療師進行兩天的專業研討課程,筆者有機會與她詳談,收獲良多。在此分享一些比較有趣的內容,或許可以啟發大家從不同角度去理解香薰治癒和精油。

所有香薰治療課程中必要的學習方式是通過嗅覺去體驗每款精油,受過專業訓練的香薰治療師都知道,就算植物品種相同,但來自不同產地,在香味及化學成分上就不會完全一樣。例如最常見的薰衣草,只是一個通用的俗名,其實有不同的品種和很多產地來源,日後再做詳細介紹。

初嘗胡蘿蔔籽油

Rhiannon居住在普羅旺斯,法國東南部著名的薰衣草之鄉,這次課程中我們就試聞了產自她所住村莊的薰衣草及胡蘿蔔籽精油,比平時所用的多一份甜美柔和的氣息。Rhiannon還介紹了這兩款精油的產製過程:薰衣草是村莊附近山上的野生薰衣草,由村民一起採摘、蒸餾,提取出的精油並不售賣,而是分給村民使用;胡蘿蔔籽精油由一位村民種植提取,他在每一次的蒸餾過程中,都會放聲高歌給蒸餾器和裡面的植物聽,其實胡蘿蔔籽精油本身的香氣並不討喜,有些人甚至覺得難聞,但這一款香氣卻很受大家歡迎,彷彿普羅旺斯小村莊中村民的快樂也傳遞給了我們,為精油的味道添加了不同的個性。

經驗豐富的蒸餾師都說蒸餾本身就是一門藝術,每次的蒸餾過程都是一次創造,所以最終的產品,無論是精油還是純露,不只帶有植物產地的氣息,也帶有蒸餾者的個性,Rhiannon給我們嘗試的上述兩款精油正是反映了這些特質。

香薰治療的發展

我們也聊到香薰治療在世界各地的發展,Rhiannon告訴我真正的香薰治療在法國不太普遍,反而在英語地區的應用更為廣泛,研究也更為深入。因為法國仍由現代西醫學所主導,大眾對香薰治療甚至中醫等治療等方法的認知度並不足夠,但這種狀況在逐漸改變中。這與一般人的印象有很大差異,或許因為薰衣草之鄉的美名,或許因為法國盛產香水,香薰治療在法國似乎非常普及,實際卻不然,也提醒我們香薰治療Aromatherapy與香水、調香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調香的核心是香氣的使用和配搭,精油只是其中一種材料,還會用到各種天然和人工合成的材料;而香薰治療的核心則是對芬香植物藥性的應用,無論是精油還是其他材料,都必須是百分百天然。

Rhiannon最感興趣也最有心得的研究範疇是香薰精油在癌症方面的作用,她在2011年也曾來港授課,就是講解精油如何應用在癌症護理及姑息療法中。傾談中她還提到在英國有合作10多年的醫院,以香薰精油為癌症病人舒緩各種不適,累積了很多這方面的經驗,近年在法國也與醫院進行類似的合作。在癌症發病率逐年增加的香港,香薰精油其實可為病人帶來更多的裨益。

精油雖不能治癒癌症,卻可以大大緩解癌症本身或放療、化療所帶來的各種症狀,包括疼痛、皮膚問題、口腔潰瘍、嘔吐反胃等消化系統症狀、感染、疲倦乏力等等。對於癌症或者其他嚴重疾病、長期病患者,如何提高生活質量與治療疾病本身同等重要,而香薰精油與中醫針灸、方藥一樣,是個很好的選擇。

岩玫瑰助細胞重生

醫學類的知識,雖然是專業香薰訓練中的必修課程,但往往得不到足夠的重視,也因為較為沉悶,今很多人在學習時缺乏熱情。而Rhiannon這次的課程圍繞香薰精油對發炎及疼痛的作用做了詳細講解,牽涉到很多化學、人體生理、病理的內容,雖深入卻毫無悶場,令在場一些仍是學生的參加者終於明白醫學基礎對於學習精油和應用精油的必要性。另一方面,她又通過一些植物的生長特性來闡述精油的效用,這點與傳統中醫學習中藥的方式可謂異曲同工:倒如岩玫瑰(Cistus)這種植物,其種子在經歷火燒後發芽會更快,而長出後有改善土壤的作用,幫助其他植物重生,所以岩玫瑰精油可以幫助細胞重生,對創傷的恢復帶極佳效果。

Rhiannon此次來港也不只一次指出,對精油丟理解應該是多方面的,因為精油在身體、思維情緒和靈性各個層面都起到作用。精油有強大的治療作用,甚至可用於急救,和幫助嚴重創傷的恢復,但也有局限,並不是百病能醫丟萬靈藥,無論作為治療師還是一般用家都應該意識到這一點。這點筆者會在討論精油的安全使用守則再做深入介紹。

*註:胡亂籽精油其中一項作用是袪除疤痕。

Phoenix Li


李雲寧 (Phoenix Li)
香港註冊中醫師 | 中國醫師資格 | 香港大學針灸碩士 | 北京中醫藥大學中醫學士 |
國際認可香薰治療師 (MIFPA、MNAHA) | Asia-Pacific Aromatherapy講師

本文章同時刊登於「中醫生活2016年1月號」芬香大能量專欄